專欄
SPECIAL COLUMN

報告文學||陳新【冰心的九寨溝人 ——九寨祥云》節選】

所屬分類: 景點資訊

九寨溝三疊瀑布(王福耀 攝)

冰心的九寨溝人

——節選自長篇報告文學《九寨祥云》

     “你還好嗎?我很擔心你……”

2017年8月9日,暮色蒼茫的18:20,一個熟悉的電話打到了一天一夜沒有休息片刻的羅智波的手機上,對方話沒說兩句,就抽泣了起來。

“別哭,別哭,我挺好的!

羅智波一下子便聽出了打電話者是誰,他連忙安慰對方。

此時,羅智波正坐在快速奔馳的車上,前往九寨溝一線災區途中。

這個電話,是遠在成都工作的妻子劉海月打來的。

這是震后羅智波第一次接聽妻子打來的電話。

由于一直在九寨溝地震震中漳扎鎮調度指揮抗震救災,加之通訊不暢,他不知道,之前家人打了無數次電話都沒接通。而他,卻無暇顧及給家人打電話告之平安。

羅智波在安慰妻子別哭的時候,其實他心里特別感動,也特別難受。

人,只有身處逆境,才最能感受關愛的溫暖。

只有在情感共鳴,或者最脆弱的時候,才會被感動。

“老婆,辛苦你了!我是一個不稱職的丈夫,不稱職的父親。

自從離開成都到千里之外的九寨溝縣工作以后,羅智波就很少回家,對家人照顧甚少,甚至可以說無從照顧小家。

這一直是他的心頭之痛。

他也知道,平常家人很牽掛形單影只的他,這次地震的突然發生,肯定更會給家人帶去擔心和煎熬,作為一個兒子、一個丈夫、一個父親,他深知虧欠家人的太多太多。

“別責備自己了,你平安,就比什么都好!

可能覺得總是哭其實并不好,會影響他的工作。于是妻子反而安慰起羅智波來:“家里都很好,你就放心地工作吧!要照顧好自己!

劉海月語言堅強,但羅智波卻從妻子這堅強的語言中聽出了滿滿的愛與相思,更有無盡的擔心和無奈。

“老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就放心吧!再見!

羅智波不敢再與妻子多說話,他怕再說話會耽誤自己的工作,更怕自己穩不住內心波濤翻滾的情緒,會淚流滿面,無語凝噎。

“老公,再見!

“媽媽,媽媽,我要跟爸爸說話!

就在羅智波準備掛斷電話的時候,他聽到了兒子在大聲喊,于是他又將電話送到耳邊。

話筒里傳來了兒子脆生生的聲音:

“爸爸,我想你了!你要注意安全,我們等你回來!

兒子的話沒有條理,但卻如同一只溫柔的手,撫慰著他的心。

“嗯……”

他再說不出更多的話來。

“爸爸,你咋不說話呢?

兒子的聲音仍在電話中脆生生地響起。但羅智波卻索性將電話掛斷了。

是的,他不知道該說啥,所以掛斷了電話。

兒子的聲音扒開了他淚腺的堤壩,他一直強忍的淚水,“唰唰唰”地流了出來。

隨著眼淚流出來的,還有無窮無盡的思念。對妻子,對兒子,對父母……

從成都到九寨溝縣工作以后,一年多的時間里,他早已和這里的干部群眾融為一體,并建立了深厚的情誼。他深愛著這里的人民,視自己是這里的一分子,視這里的百姓為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家人,現在地震發生了,自己怎么敢丟下大家來思念小家,兒女情長?

不過,他發自內心感激妻子,感激兒子,也感激自己的父母。

災難雖無情,人間有大愛。家人對他的理解與支持,就是對他最大的精神力量,這也使得他更加堅定了危難時刻,一定要和九寨溝人民一起共度難關的決心。

失聯60個小時的蕭珍獲救了,關心她的人拍手稱快。

不過,人們在祝福她的同時,又對她穿越九寨溝后山進入景區的逃票行為展開了討論,批評者有之,贊賞者有之。

批評者認為,逃票行為不可為,因為天堂般的九寨溝是需要管理成本的;贊賞者認為,九寨溝的門票太貴,這又是自然資源,逃票不失為一種節儉旅游的方法;甚至,有人還將蕭珍的驢友軌跡總結為一種旅游攻略。

九寨溝地震發生以后,微信中有一個傳播很廣的段子,內容如下:

“九寨溝的門票300元/人次;他們的停車場收費40元/次;他們的盒飯賣60元/盒;他們的方便面賣25元/盒;他們的白開水賣10元/杯……他們把老天爺賜予的大自然圈起來,每天幾萬游客,一天就是上千萬元的收入 !一個富甲一方的景區,為何一震就窮,震完就要大家捐款?誰能給解釋一下嗎?現在捐了,以后能免門票嗎???

這個段子的內容讓熟悉九寨溝的人啼笑皆非,這無疑是在抹黑九寨溝。因為:

第一,九寨溝的門票價不是300元,而是最高220元,最低80元,因為分淡旺季。旺季(每年4月1日至11月15日)門票價為220元,觀光車票價為90元,總票價310元;淡季(通常每年11月16日至次年的3月31)門票價為80元,觀光車票價為80元,總票價160元。觀光車采取一次購票的辦法,在溝內乘坐任何一輛觀光車都不再收費,但出溝再進溝則無效;游客如果選擇徒步進溝的話,也可以不買觀光車票,只買220元的旺季門票或者80元的淡季門票。

第二,無論是2017年6月24日的阿壩州茂縣疊溪鎮的山體滑坡,還是此次九寨溝地震,阿壩州黨委、政府都沒有發起過任何形式的募捐行動。

第三,游覽九寨溝的游客進溝后愿意吃飯就吃,不愿意吃飯就不吃,不存在強迫消費。段子里所說的60元的價格不是盒飯價格,而是自助餐價格。而且自助餐也分幾個檔次,A區自助餐60元一個人,B區自助餐98元一個人;C區自助餐138元一個人;九寨溝管理局規定,九寨溝溝里除了諾日朗中心站有統一的景區食堂外,其他任何地方任何人都不能開餐飲店;同時,景區里的白開水是免費的,誰都可以接來喝,接來泡茶,也可以用來泡方便面,而非10元錢一杯。

當然,關于這個段子中的內容,也有網友進行了駁斥:

乍這么一看,覺得段子中的內容有道理,甚至相當氣憤。

的確,你說我起個大早,吃完一碗清湯掛面,半飽不餓的。然后從山寨手機里看到九寨溝地震的消息,趕忙撂下筷子,提著塑料袋從出租屋里奔出來,騎著自己的破自行車,上趕著去給人家大富翁們捐款,這是什么精神?

總之,真是慚愧、害臊、不好意思、可恥、慚愧的情緒一齊涌上心頭,真叫人淚流滿面。

但在各位泣不成聲時,我尚有幾個不值一提的小困惑。

首先是,九寨溝當地的官方和民間,在地震之后,何時要求過我們捐款呢?我在九寨溝景區的官網上沒看到類似的呼吁,四川省人民政府的網站和管轄當地的阿壩州人民政府的網站也沒說:“表現你們愛心的時候到了。”而捐款的那些企業、明星、個人,更沒有誰講:“既然你們九寨溝開口要了,我就大方捐上一些……”,而都是聲稱,這是自發自愿的捐款。

至于搜索網絡“九寨溝、捐款”,最火熱的仍是《戰狼Ⅱ》吳京被網友逼捐的消息。難道,這逼捐的網友清一色來自九寨溝?竊以為,九寨溝百姓們忙著抗震救災和重建家園呢,應該不是很有閑暇每天抱著鍵盤泡在電腦前,做逼捐明星的這種事情吧?

別人捐款得少了,國人寒心。聽說要自己捐款,國人也寒心。請問這是哪國的“國人”,“寒”的是什么“心”?

這好比,富翁家受了災,正在清理房屋,你湊上去把錢拿在手里,在人家面前虛晃一槍,還不等人家反應,你便把錢塞回口袋,痛斥道:“你這么闊了,還要我這個窮苦人的血汗錢,你好意思嗎!要捐款,給我一個理由先!

人家根本沒管你要錢,要給你什么理由?

那些人惱怒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們把老天爺賜予的大自然圈起來”,而且“門票300元/人次;他們的停車場收費40元/次;他們的盒飯賣60元/盒;他們的方便面賣25元/盒;他們的白開水賣10元/杯……”

這里要糾正一下,最貴的門票不是“300”元,而是“310”元。310一張門票,貴嗎?是真貴!但你可知里面含90元觀光車費嗎?

其實,大家盡可以討論九寨溝景區價位該如何調整才合理,但說什么大自然的景觀,就該開放給所有人免費游玩,這樣就顯得強詞奪理。

倘若放眼全世界,只有九寨溝景區收費,別人家都免費,那是九寨溝耍流氓。但既然收費的景區比比皆是,只因為九寨溝地震受災了,拿了些捐款便要免費,這是你們耍流氓。

為何?人家是收了不菲的門票錢,但景區的運營和設施維護不要錢么?九寨溝景區的員工不要工資么?可以商討減價,但真要一分錢不收,那全中國的游客涌進來,你在景區上個廁所怕都是屎尿橫流,青山綠水也怕是早被搞成了垃圾山、垃圾河……

有人會說,那不也有免費景區嗎?人家也沒垃圾成堆。

是的,這樣的景區維護都是由當地政府財政撥款,所以這些人的意思是:大家玩的時候,景區是大自然的風景,到了打掃衛生的時候,景區就成了當地政府的風景?

最后,對那些拿著捐款喊著:“你給我免費,我才捐!”的人,我想告訴諸位,你們這不是捐款,這是交易。這不是愛心,這是利欲熏心。

別拿你們的謬論,侮辱了那些心系災區的善良之人。

只有親身經歷了九寨溝地震的游客,或者參與了九寨溝地震抗震救災的人,才知道九寨溝人是多么純樸與善良。

就在九寨天堂洲際大飯店、甲蕃古城、九寨溝溝口的喜來登國際大酒店、月亮灣假日酒店、天源豪生度假酒店三個游客集中點進行游客疏散轉移,以及九寨溝風景區里展開立體搜救失聯群眾的時候,九寨溝縣城也在為游客的安全轉移而忙碌著。

因為九寨溝縣城,是游客朝甘肅文縣或者綿陽平武方向接力轉移的中轉站。

九寨溝縣城文化藝術廣場,因此搭建了多個帳篷。那些帳篷上面分別寫著“成都”、“綿陽”、“文縣”等字樣,這是游客下一站的目的地。

而在每頂帳篷周圍,都圍滿了穿著紅背心、或者帶著紅色帽子的志愿者們。

廣場上人頭攢動,雜而不亂,驚而不慌,游客們有序地等待著被志愿者們安排車輛,進行下一驛站的接力轉移。

而每有一輛車從九寨溝溝口方向駛來,車剛剛停穩,車門尚未打開,游客們尚未下車之時,志愿者們便沖了過去,車門一打開,游客們走下車來,便馬上幫著扶人攙人,幫忙拎下大包小包,并咨詢其不同的去向,帶至寫有相應文字的帳篷。

到了帳篷面前時,又幫忙登記,為之分發免費的食物和飲料,一片忙碌。

2017年8月9日晚19:50,最后一輛車駛離喜來登國際大酒店。

在不到24小時里,877位住店客人,4000余游客成功轉移,期間無人受傷。在這項被稱為“不可完成”卻最終完成的任務里,是接近30個小時的不眠不休,是每個平凡崗位盡忠職守的故事,是每個酒店人的無疆大愛。

由于前廳部經理的外出培訓,賓客關系經理鄧康鳳從2017年8月初就負擔起了整個前廳部的日常工作,平均每天12小時不停歇運轉,已然成為這個九寨溝旅游旺季的工作常態。

8月8日,處理完酒店事務,鄧康鳳決定回到40公里以外的家里去看看已生病多日不見好轉的兒子。然而,回家后不過10分鐘,九寨溝地震便發生了,想到有那么多客人住在酒店里,她立刻做出決定:回到酒店,和同事一起戰斗,保護客人。

她一面在工作群組中安排救援工作、安撫同事,一面尋找回酒店的方式。

這條重回工作單位的路,是她一生中走過的最艱難的路,也成了她一生最刻骨銘心的路。道路塌方、交通管制,直至8月8日夜11點,她才在路途中搭上一輛救援車,回到了酒。

之后,她和所有救援人員一樣為客人服務,小跑著協助客人回房取物、耐心安撫答疑……

一夜無眠。

然而,除了她自己,酒店員工沒人知道,她是一個身懷有孕的人。

直至地震結束,直到她痛得住進了醫院。

地震,令職業責任感高于一切的鄧康鳳,不顧身體健康,全心全意地給廣大游客提供安全與溫暖;地震,也使鄧康鳳在表現出崇高獻身精神的同時,無情地奪去了她腹中的胎兒。

8月15日上午,有著不祥之感,腹痛如絞的她住進了醫院。

然而,默念千遍的祈禱,終未保住她腹中的珠胎,滔滔的淚水與血水,讓她痛不欲生。

但是流產后尚未幾天休息,她又回到了工作崗位,開始了震后的工作……

自安頓好自己的親人后,李春蓉便在司法局設于縣城文化藝術廣場游客轉移中轉站門口的服務點上為廣大游客服務。

在這里,同樣是災民的她在開展自救與他救的同時,也見證了一幕幕感人的故事。

此時的文化藝術廣場,猶如一片大愛沸騰的海洋,志愿者們一刻不停地給游客免費發放礦泉水、餅干、方便面、火腿腸、牛奶。她粗略估算了一下,她所在的服務點,便先后發放了400件以上的救災物資。

氤氳升騰的愛,蒸發了游客們心中的恐懼與凄惶,雖然遠離家鄉,卻找到了家的感覺,得到了親人般的關愛。

圣潔的光環是不分年齡的。期間,不斷有志愿者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中來,這些新生力量以20歲左右的學生居多。雖然他們還沒有進入社會,卻已經有了高度的社會責任感。

龔世如也是志愿者中的一員。

小伙子雖然只有21歲,還是成都文理學院的一名學生,卻全心全意地奉獻著自己身為九寨溝縣一員的地主之誼,力氣挺大的他,竭盡所能地發揮著自己身體的強項,扮演著一個別無二致的搬運工角色,坐著一輛皮卡車來來回回地去倉庫拉帳篷和鋪蓋,為晚上沒及時轉移的游客準備著呵護身心的溫暖。

雖然滄桑與疲憊如影隨形,但感動的目光卻應接不暇。

熾烈而透徹的高原陽光下,干涸的風吹來吹去。炙烤而出的汗水與感動而生的淚水交相流淌,游客們幾乎都變得唇焦舌燥,內心枯窘。

于是,有不少躬耕一夏的農民,將自己地里原指望在九寨溝旅游旺季賣個好價錢的西瓜一車一車地拉進城來,不計毫厘地免費送給游客們降火解渴;有不少心懷忐忑的居民冒著余震可致房塌的危險,送來一大鍋一大鍋煮好的綠豆稀飯,一籠屜一籠屜蒸好的白面饅頭;或者自己掏錢買來饅頭、餅干、八寶粥等食物,慷慨相贈給游客們解暑充饑。

夜幕降臨,天氣寒涼,怕遠道而來又沒有得到及時轉移的游客在低溫中感冒,一些老百姓又熱心地煮來了生姜紅棗紅糖水,免費提供給游客們御風防寒;又貼心地找出自己家洗得干干凈凈的衣服,送給游客保暖。

地震將人的心情震得七零八落,遼闊而又繁茂的感恩之花卻在競相綻放。

這份感恩既有針對某一個具體志愿者的,更多的卻是針對九寨溝人民的。

在文化藝術廣場,李春蓉看見一對比較特殊的母子,兒子20來歲。母親50歲左右,母子倆都全副武裝地穿著沖鋒衣,背著大旅游包,他們似乎很超然地站在廣場的外面,打望著人頭攢動的廣場里的場景,卻并不進入廣場,也不前往相應的帳篷進行登記。

她覺得很奇怪,便忍不住朝他們走了過去,想關心一下他們是否需要什么幫助。

通過與之交流,李春蓉得知這母子倆來自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母親叫張小紅,地震時他們住在漳扎鎮社區的一家賓館里。從未經歷過的地震災難,雖然地震發生時嚇得魂不附體,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卻目睹了一幕幕感人的風景。

地震這事本來是不可抗的災害,地震的發生也怪不著誰。地震發生之后,驚慌失措的人們都紛紛從室內跑了出來。但很快,鎮定下來的九寨溝男人,便幾乎全都自覺參與到了將游客疏散到安全地帶的工作中來,而將照顧自己家人的事交給老人和女人。

雖自己的命運也因地震而崎嶇舛折,但保護游客、安撫游客卻被這些自覺將自己升級為保護神的當地男人當成了主要工作。而當地的婦女、老人們也沒有閑著,他們在安置好家人后,又忙不迭地煮起了一鍋鍋熱騰騰的飯菜,并送到了游客聚焦點,請游客們免費享用。

看到漳扎鎮這些同樣面臨災難的普通百姓不管不顧自己及家人的安危,卻一門心思照顧游客的現象,游客們無不感慨連連,迷惘而瑟縮的心也備感溫暖。

“哈爾濱雖說是座大城市,如果有這樣的災難發生,肯定沒你們做得這么好,這么及時!

張小紅在講完自己九寨溝地震的親身經歷之后說:“非常感謝九寨溝的政府,特別是老百姓,在我們最無助的時候對我們的關心,我們感動不已!這是人間大愛??!

說著這話的時候,張小紅的眼淚還不知不覺地落了下來。

繁復的余震,凄惶的處境,銘刻了她的這種感情。

張小紅如此動容,李春蓉也很感慨:“大姐,你們是遠方來的客人,你剛才所講的一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聽了李春蓉的話之后,張小紅一把抓住李春蓉的手說:“妹妹,請你代為轉達我們一家人對九寨溝人民的謝意!

李春蓉覺得張小紅發自肺腑的謝意是如此厚重,感懷之際,她的視線也模糊起來,眼含熱淚地捧著張小紅的手搖了搖:“大姐,你太客氣了,這真是我們應該做的。

她代九寨溝人收下了這份謝意。

這份謝意既體現了九寨溝人在大災面前的責任和擔當,也閃耀著當地民風在悠長歲月里沉淀的黃金色澤。

人海茫茫,相聚即是緣。

張小紅還與她合了影,讓她享受了一次“明星”待遇。

又一輛轉移游客的大巴車開過來了,大巴車后面還有幾輛小車。

從緊跟著大巴車魚貫而行的小車擋風玻璃上貼著統一的標志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個自駕游團,團員均是五、六十歲的中老年人。

見狀,李春蓉連忙告別張小紅母子,走了過去,準備攙扶這些老人。

一個阿姨看見李春蓉戴著志愿者的帽子,也朝她走了過來。

近了,彼此如久別重逢的親人,李春蓉連忙問:“阿姨,請問有什么需要我幫助的嗎?

“妹妹,我不知吃什么吃壞肚子了,想去買點藥,不知道哪里有藥店,你能幫幫我嗎?

李春蓉連忙說:“好的,阿姨,我陪你去醫院吧!

路上,這位阿姨對李春蓉說,他們一行有10多人,是從山東自駕游過來的:“我剛從九寨溝回去一個星期,朋友們邀約來九寨溝旅游,對九寨溝百看不厭的我就又來了。不巧,這次趕上了大地震。對于我所鐘愛的九寨溝,也算是和它作了一個道別。

阿姨滿眼含淚地說道。

先前的感動還未消散,這位阿姨的話又讓李春蓉感動了,她無意中看出來了,游客們對于九寨溝的愛遠遠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她為自己家鄉有這么一處人間仙境而自豪。

同時,她也感慨:九寨溝這么受人歡迎,那么九寨溝人還有什么理由不保護好九寨溝?不建設好九寨溝呢?不對熱愛九寨溝的人好呢?

在從漳扎鎮向九寨溝縣城轉移的過程中,會經過一個隧道,這個隧道叫嶺崗巖隧道。但凡在嶺崗巖隧道堵過車的游客,都會對這里記憶深刻。

因為在這里,有很多百姓給他們送上過免費吃的、免費喝的。

對于猶如漂流在一條由汽車組成的河流中的游客來說,遭遇堵車,這里算得上是一個短暫棲憩美好的港灣。

這個地方是九寨溝縣安樂鄉中安樂村。

中安樂村是一個比較大的村子,總人口有兩三千人,男耕女織的生活方式沿襲千年。因為土地肥沃,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勤勞善良,生活過得其樂融融。

安樂了數百上千年,安居樂業的一代又一代百姓,讓安樂村這個幸福的名字在這片土地落地生根、開花結果。但2017年8月8日,中安樂村卻因地震而沒有了安樂。

對中安樂村的村民來說,這個陡然變臉、陌生而令人驚悚的夜晚是無眠的,無眠的原因不僅僅是地震的余威令人膽戰心驚,還有惶惶不安時對親人安危的牽掛。

近年來,由于九寨溝旅游業的興旺,村民們的生活質量得到了大大的提升,不過傳統的農耕模式也發生了一定程度的改變,村里的年輕人大都去了九寨溝景區打工,平時村子里只剩下了老人和小孩。為了一家人的日子更加康寧幸福,家里的老人、小孩也都習慣了總是聚少離多的日子。但是九寨溝地震發生之后,人們的這種全家未在一起的無奈的習慣便被打破了——沒有誰不牽掛自己的親人是否在地震中安全。

長夜漫漫,留守在中安樂村的人們聽見,從嶺崗巖隧道到縣城的這一段路上,汽車的馬達聲徹夜不息,滿載游客的一輛輛車,也載滿了中安樂人傾注的擔心:九寨溝景區到底被震成啥樣了?遠道而來的幾萬名游客,傷亡情況嚴重嗎?我們的親人安全嗎?

經過一夜連環接踵的余震,和波浪翻滾的焦悶,8月9日清晨,人們在恐懼與牽掛中迎來了與往日無異的華光萬道的太陽,鳥鳴聲聲的幽靜,以及潮濕清新的空氣。

天空,湛藍依舊,但人們心中的疲憊與霧霾卻無以復加。神經,也高度緊張。

從夜晚過渡到白天。

村里的人不停地撥打著自己在九寨溝景區上班的親人的電話。

可是電話卻始終打不通。

煎熬,以讀秒的程度遞增,直到后來手機重新有了信號。

能打通了,得知親人平安的消息了,懸著的那一顆顆心才放了下來。

中安樂這個地方屬于城鄉結合部,也是安樂鄉的鄉政府所在地。在嶺崗巖巨大山體的山腳下,在嶺崗巖隧道的旁邊,在白水江的左邊,是九寨溝縣糧食局的糧食儲備庫、九寨溝縣第三小學、九寨溝縣民政局救災物資的倉庫。它們,都在中安樂村的土地之上,給中安樂村的村民帶來榮耀。

天亮了,一車車的救援物資源源不斷地從四面八方拉到民政局救災物資的倉庫前;倉庫里先前儲備的救災物資也源源不斷地拉出去,送到災情嚴重最需要的地方去。這物資的一來一往的裝卸,都需要大量的勞動力來完成。

見狀,中安樂村的留守百姓行動了起來,書記、村長帶隊,上到70歲的老人,下到10多歲的小孩,全都聚集到民政局救災物資的倉庫前。年輕的小伙子、姑娘們搬運帳篷等較重的物資;老人和小孩搬運方便面、礦泉水等輕一些的物資。大家齊心協力,往往十來分鐘,便能卸下或者裝上一車救災物資。

中安樂村除了是救災物資的集散地,還漸漸成了救援人員的營房。

聞知九寨溝發生地震后,從四面八方而來的1000多名救援人員集結于此,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去震中救援,將中安樂村當成大本營的他們不吃飽肚子怎么去災區救援?

地震,讓失去安樂的中安樂的村民們,開始考慮起如何給這些救援人員提供相應的安樂措施來。有村民倡議說:“雖然我們是災民,但是在從遠方而來的救援人員的面前,我們更是主人,他們是我們的客人,因而我們應該讓他們有飯吃。同時,我們也要為比我們受災程度更重的地方的人們做一些事。

“還有那些從我們中安樂村經過的游客,”話音剛落,又有村民說:“我們能夠想得到,地震發生后所有的飯店都關門了,沒處吃飯的游客們也應該餓了。而那些救援人員忙碌著,體能消耗大,也越來越感到饑餓。年輕人尚能扛一扛,那么老人和孩子呢?

這兩位村民的建議得到了積極響應,人們紛紛表示愿意為抗震救災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貢獻,并一致決定為廣大救援人員以及從中安樂村經過的游客做飯。

面對1000多人1000多張嘴,如果單靠百姓的小家庭煮飯不太現實,于是村民們經過商議,決定將中安樂村活動室和九寨溝縣第三小學校食堂作為抗震救災的臨時食堂。

這個主意不錯,中安樂村委會活動室和九寨溝縣第三小學校食堂都有鍋碗瓢盆。不過,相應的問題也產生了:要做飯,沒有米、面、油、蔬菜怎么行?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呀!

一條愛的大河,當然不缺涓涓之水。這時,村民們紛紛說:“沒有米、面、油和蔬菜沒關系,我們家里有!

這種溫暖的選擇并非突如其來,其實民風就是如此春天,何況災難當前。

一時間,人們爭先恐后,出米、出面、出油、出菜、出肉、出調料……

地震,將中安樂村變成了戰場,變成了做飯和比拼愛心奉獻的戰場。

為了人盡其能,村領導對村民們進行了分配,一部分人留在村委會活動室“食堂”幫忙,一部分人去九寨溝第三小學校“食堂”幫忙。

生火、洗菜、發面,切菜,蒸飯……勤勞的人們各司其職,各擅其能。

這熱火朝天的場景哪像抗震救災,更像是辦喜事。

田野里綠油油的蔬菜,格外誘人,村民們原本想借九寨溝旅游旺季賺筆錢的,但地震發生了,本真善良的村民們死了賺錢的這份心,而是慷慨豪氣地將之采摘了來,捐給兩個新成立的抗震救災臨時食堂,供救援人員和路過停頓的游客食用。

這些純樸的村民的愛心,被粗略地記錄了下來:

陳貴全:小白菜50斤;馬紅平:蓮花白菜60斤;

付文君:蓮花白菜30斤;廖巧英:冬瓜160斤;

蔣忠平:海椒50斤;應花:大蔥20斤;

馮水生:空心菜30斤;陶生:花椰菜30斤;

郭桂珍:大白菜30 斤;付文琦:海椒30斤、四季豆30斤;

韓桂英:大蔥10斤;左友平:海椒 50斤;

康榮淑:海椒20斤;韓國興:小蔥20斤;

王桂香:韭菜3斤;李貴成:蓮花白菜50斤;

牟長英:韭菜30斤;

劉青:豇豆50斤、冬瓜80斤、蒜薹20斤、茄子160斤、海椒40斤、韭黃30斤、蘋果五件……

村民們還捐贈了菜油、礦泉水、方便面等物資。

當然,有此大義的人豈知中安樂村的村民?

得知中安樂村駐扎有救援人員后,下安樂村的馬真林、馬崇信、馬春生、曹四娃、張能、羅秀珍、葛貴生、馬真熙、陳艷平、趙虎云;保華鄉的陶雪蓮、馬石英等人也分別捐贈了豆腐、涼粉、蔬菜等物品。

村民們以自己淳樸的感情,表達著對救援人員的慰問和感激。

每天晚上,又累又餓,疲憊不堪的救援人員回到中安樂村駐扎地后,馬上就會有熱氣騰騰的飯菜給他們端到桌子上來。親切的問候,燦爛的笑容,以及如家真摯的愛,掀起了他們內心溫馨的漣漪。

安樂村的村民們奉獻的這份無私大愛,給了救援人員極大的精神力量,也換來了感激的光芒和更加投入的救援。

當救援隊伍離開中安樂村前往漳扎鎮以后,村民捐贈的蔬菜水果又轉捐給了漳扎鎮蓮花白菜、土豆、冬瓜、西紅柿、韭菜、大白菜、茄子等合計1230斤。

據不完全統計,幾天內,僅中安樂村的村民,捐贈的蔬菜便達一萬多斤。

四川魅力川西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 2018-2019

蜀ICP備19013201號 網站設計:成都高娛

竞彩倍投最稳的买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